沈君婥听着这些人颠倒黑白、更是肆意侮辱沈苍生的话语,脸色变得铁青,终于忍受不住。

  “你们这些畜生……出卖我爸爸,吃我爸爸的人血馒头……你们忘恩负义,猪狗不如!”

  她指着郑伯永、钟跃、孙铭、马琍等人,声音发颤。

  这大概是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爆粗口。

  “君婥丫头,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。你爸爸太蠢了,我们又不是没劝过他。他不听,又有什么办法?三年前的事情,你可怪不住我们。”

  “当时那种局面,我们若继续跟着他,绝对会破产,一无所有。甚至被四大家族给一锅炖掉。”

  郑伯永、钟跃等人,面对沈君婥的指责,却是面不红,心不跳。

  理所当然的姿态。

  沈君婥气得,身体发抖,摇摇欲坠。

  “君婥,看明白了吧,这就是哥今天想带你见识的人性。”

  李昂摇摇头:

  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。有的人能有多好,有的人就能有多坏。”

  他表情变得严肃:

  “但是哥今天想告诉你,义父没错。如果全世界都认为他错了,那错的就是这个世界。”

  “大丈夫行事,论是非,不论利害。论顺逆,不论成败。论万世,不论一生。”

  “君婥,看仔细了,哥今儿是如何送这群畜生上路的。”

  “送我们上路?你算老几!”

  “小子你别猖狂!总督府的人马上就来,衙门的人,也马上就来!你小子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。还敢口出狂言?”

  “沈苍生是条老狗,你就是条小狗,你妹妹就是条小母狗!”

  “呵,原本我们还打算放你们兄妹一马,今天居然敢跑到这里来寻衅滋事?看老子不弄死你们两条小狗!”

  郑伯永、钟跃、孙铭、马琍等人不住叫骂,表情歹毒阴狠到极点。

  便在此时,外面传来唱和声——

  “总督大人到!”

  “金章大捕头王启年大人到!”

  张邵、王启年,先后进入。

  后面跟着总督府的许多官员、巡捕衙门的诸多捕快。

  张邵来此,是依从李昂吩咐。

  王启年则是接到了许多报案的电话,说是有人在明珠大酒店的招商酒会闹事打人,带人匆匆赶来,结果就在外面碰到张邵。

  立马弄清楚了情况。

  得勒,又是那位爷。

 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

  那便跟着总督大人一同进去,请个安,再准备好背锅吧。

  郑伯永、钟跃、孙铭、马琍等人,见总督大人和金章大捕头王大人都来了,自然来了底气。

  齐刷刷跪下,给两位大人请安。

  “草民……参见总督大人。”

  “草民……参见王大人。”

  帝国律法,没有爵位的庶民,见到红顶加身的官员,只要在正式场合,都是要下跪请安的。

  于是站着的李昂和沈君婥,立马就凸显出来。

  便有人破口大骂。

  “好小子,见了总督大人和王大人,还不知下跪?”

  有人跟张邵说道:

  “总督大人,便是这小子在酒宴闹事。将我等许多小辈都给打了,打得实在是太惨了……总督大人,我等可都是蜀郡的纳税大户,守法良民。又是受您邀请,来参加酒会。总督大人,可千万得替我们做主啊。”

  有人跟王启年说道:

  “王大人,情况呢您也看到了,这小子见到总督大人跟您,都不知道下跪,可见是嚣张跋扈到骨子里了,若不严惩,国朝还有律法可言?”

  郑伯永、钟跃、孙铭、马琍等人,一番说辞后,就都冷眼看着李昂跟沈君婥兄妹。

  都笃定他们兄妹铁定会被总督大人和王大人抓起来下大狱。

  进了大狱,以他们的财力人脉,动点手脚,就可以将他们兄妹弄死在里面!

  他们胜券在握。

  他们恨不得载歌载舞。

  便见张邵为首、王启年押后,许多官员和捕快,走向李昂。

  于是所有人的都开始期待——

  这个狂妄小子,在总督大人和王大人的浩荡官威之下,是如何瑟瑟发抖的,是如何丑态百出的,是如何不堪一击的。

  然后他们就都张大了嘴巴。

  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  还是仙人飞天遁地、鬼神光怪陆离,那种很玄幻的梦。

  张邵,蜀郡总督。

  王启年,金章大捕头。

  率领一众官员、捕快。

  就那么跪在了李昂面前。

  姿态谦卑,如见神只。

  “下官,参见大都督!”

  “卑职,参见大都督!”

  “大都督神将天策,国士无双!”

  “大都督天威盖世,与国同岁!”

  声音洪亮,如雷贯耳。

  郑伯永,“……”

  钟跃,“……”

  孙铭,“……”

  马琍,“……”

  大都什么?

  大什么督?

  什么都督?

  大都督?!!

  国朝九万里疆域,几百亿生民,只有五位大都督。

  其中不满而立之年的,便只有那位。

  三十万天策军统帅,枢密院左都御史,当朝大国柱,天策大都督!

  他们很懵。

  沈苍生收养的“野孩子”,离家十年,摇身一变,就成了国士无双、权倾天下的天策大都督?

  开什么玩笑?!

  讲什么玄幻故事?!

  自己是没睡醒吧?!

  有人悄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。

  发现很疼。

  也就是说——

  不是在做梦?!!

  沈苍生的义子李昂,他们方才极尽奚落、称为杂种和小狗的李昂,离家十年,居然完成如此华丽的蜕变,成为天策大都督?

  现在携无尽天威、荣耀归来,要跟他们算总账?!

  也就是在瞬间,冷汗就爬满全身。

  “起来吧。”

  李昂摆摆手,示意张邵、王启年等人平身。

  他又拍拍手,朗喝道:

  “红叶,小高!”

  明珠酒店的大门,便又被推开。

  商红叶和高长恭领衔,唐斩与白玉兰押后。

  再后面跟着统一炫黑制服、杀气腾腾的几十个天策影卫,抬着二十座寒光闪闪的狗头铡进场。

  二十座狗头铡,排成一排,就那么看去,蔚为壮观又格外森寒。

  高长恭亮出天策令,朗声道:

  “按国朝律法第六百八十一条特别条款,手持天策令,二品及以下官员,可先斩后奏。尔等皆为没有官身和爵位的庶民,自在此列。”

  “又按照国朝体制,斩皇子亲王,用龙头铡;斩官员勋爵,用虎头铡;斩庶民,用狗头铡。”

  “吾,天策军鹰扬少校高长恭,持天策令,代天策大都督执法,斩杀尔等,特此告知。”

  郑伯永很懵。

  钟跃很懵。

  孙铭很懵。

  马琍很懵。

  所有人都很懵。

  这是要把他们脑袋全都砍了?!

  甚至不需要经过审判。

  而是祭出天策令,以只为天策大都督一人而设立、写进国朝律法的第六百八十一条特别条款,将他们斩杀?

  有人开始哭泣。

  有人开始哀嚎。

  有人开始大叫。

  更多的人,则是瘫软在地,屎尿糊了一裤裆。

  李昂目光穿过玻璃穹顶,遥望天空。

  “义父,看到了么?孩儿今天就把这些出卖你的白眼狼,全都宰了。”

  看着这些丑态百出的家伙,他又忍不住摇摇头。

  “真是丑陋。”

  “君婥,走吧。”

  拉着沈君婥,在这些家伙的哭喊哀嚎声中,就那么离去。

  “哭吧,叫吧,然后……死吧。”

  高长恭挥手下令。

  “开铡!”

  于是人头滚滚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【第四更】

  【今天想加下更,所以发布个加更游戏】

  【到凌晨十二点前,推荐票破四千,加更一章,五千加更两章,六千加更三章,上不封顶】

  【本书目前为止,推荐票最多一天是七千票,所以我相信爸爸们的战斗力,别怜惜我,拿票砸死我吧~~】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麒麟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代战神在都市,绝代战神在都市最新章节,绝代战神在都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