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紫袍降头师一刀落下,并没有将钟锦亮的脑袋给斩下来,反而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,震的自己的手腕子都有些麻,抬起刀来一看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身后的两个紫袍降头师也吓的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因为那紫袍降头师的刀卷刃了。

  这刀乃是法器,别说砍在人脖子上会卷刃,就算劈砍在石头上,也不会出现任何豁口,难不成这小子的脖子比石头还硬?

  正在那三个紫袍降头师大感惊异的时候,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钟锦亮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那双眸子变的像是血一样红,他盯着那个手里握着刀的紫袍降头师的脖子,喉头突然涌动了一下,口干舌燥,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喝一些东西。

  经过刚才一番痛苦的挣扎,钟锦亮感觉好多了,意识也变的清醒了很多,不过他看着那紫袍降头师的脖子,好像对自己有着莫大的吸引力。

  当下猛的起身,身子好像是在瞬间弹射而起,一下就将那拿着卷刃弯刀的紫袍降头师扑倒在了地上。

  随后,钟锦亮便张开了嘴巴,用那锋利的牙齿一口要在了那紫袍降头师的脖子上。

  这会儿,牙齿咬破了肌肤,鲜血汩汩的涌入喉头之中,那种感觉,就好像在沙漠之中,在烈日的暴晒之下,三天没有喝水,突然现了一小片绿洲,整个人都扑上去,大口大口的喝水一样。

  被钟锦亮扑倒在地的那个紫袍降头师,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,还在震惊于手中的弯刀为什么会卷刃的事情上,结果就被钟锦亮给扑了一个正着,脖子上被钟锦亮咬出了一个大窟窿出来,身上的鲜血在同一时间朝着脖子的方向涌去。

  那紫袍降头师知道麻烦大了,一开始还剧烈的挣扎了两下,想要将钟锦亮的身体推开,可是这会儿钟锦亮的身体沉重的就像是一座大山,压在身上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另外两个紫袍降头师当即反应了过来,手中的弯刀同时朝着钟锦亮身上劈砍而去。

  可怕的是,钟锦亮的身体犹如铜皮铁骨,刀砍斧劈只是将包裹着身体的衣服斩破,在他身上竟然没有留下一道痕迹,那两个紫袍降头师的弯刀同样也都砍的卷了刃。

  钟锦亮自是不管不顾,后背上那疯狂落下的刀跟挠痒痒一样,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。

  那被他压在身下的紫袍降头师,挣扎了片刻,身体很快就没了声息,当钟锦亮松开他的身体的时候,那人已经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脖子上有四个很大的血窟窿,已经一滴血都流不出来了。

  猛然间,钟锦亮的身体再次弹射而起,将身后的那两个紫袍降头师差点儿给撞飞了出去。

  那双血红的眼睛,看向那两个紫袍降头师的时候,也生了变化,感觉那好像不是两个活人,唯有他们的脖子对自己的吸引力尤为强大。

  我这是怎么了?

  钟锦亮的意识越来越清醒,但是他却搞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而那两个紫袍降头师也同样是大

  惊失色,像是怪物一般的看着此时的钟锦亮。

  手中的弯刀削铁如泥,落在这小子身上竟然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来,这也太恐怖了,这小子还是人吗?

  钟锦亮出了一声怒吼,伸出了长满锋利青黑指甲的双手,继续朝着那两个子紫袍降头师猛扑了过去。

  那两个紫袍降头师对视了一眼,仍旧是毫不犹豫的朝着钟锦亮扑杀了过去。

  在他们认为,钟锦亮其实已经死掉了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才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  对付这种尸变的怪物,他们也不是毫无办法,顿时从身上摸出了符箓,朝着钟锦亮身上贴了过去。

  与此同时,那两个黑巫僧也走到了躺在地上的葛羽身边。

  葛羽中了那个紫袍降头师的本命降头之后,就一直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身体都已经黑透了,而葛羽是完全丧失了意识。

  那两个黑巫僧则觉得此时的葛羽已经没了任何危险,这一会儿都没了任何动静,人肯定是死透了。

  可是当那两个黑巫僧蹲在葛羽身边的时候,却现了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小子身上开始弥漫起了一股黑色的气息,先是从手臂蒸腾而起,然后那股子黑气从手臂快的蔓延到了全身。

  而这股子黑色的气息,让他们连人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  两个黑巫僧对视了一眼,其中一个人黑巫僧担心夜长梦多,旋即举起了手中的骨棒,朝着葛羽的脑袋上砸了下去。

  眼看着那骨棒就要落在葛羽脑袋上的时候,此时,葛羽也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那黑巫僧吓的闷哼了一声,手中的骨棒一抖,还没有来得及落在葛羽的脑袋上,就被葛羽一把抓住了手腕子。

  另外一个黑巫僧看到情况不妙,也快的出手,朝着葛羽头上砸了过来。

  而葛羽反手就是一掌,拍在了他的胸口,不等那黑巫僧的身形倒飞出去,葛羽便掌为爪,一下抓住了那黑巫僧的脖子。

  被葛羽同时抓住了两个黑巫僧,当葛羽的手跟他们的身体接触的时候,手上的黑气顿时朝着他们上蔓延了过去。

  那一刻,两个黑巫僧如遭雷击,身子明显的剧烈晃动了一下,那黑色的魔气如同潮水一般朝着他们身上笼罩了过去。

  同时,当那黑色的魔气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时候,他们也感觉到了身体之中所有的力量都被掏空了一般,竟然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而原本身体黑的亮的葛羽,在那黑色的魔气遍布全身的时候,以极快的度消退了下去。

  葛羽自己当然知道是生了什么,刚才之所以大着胆子抓了那个紫袍降头师的本命降头,就是觉得自己身上有那远古魔头的力量,能够化解这降头毒。

  葛羽赌对了,那远古魔头的力量过真没有让自己失望,关键时刻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麒麟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茅山鬼王(玄门妖王),茅山鬼王(玄门妖王)最新章节,茅山鬼王(玄门妖王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